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校園小說  »  課堂上的丁蓓兒
課堂上的丁蓓兒

課堂上的丁蓓兒

「親愛的蓓兒學姐

  放學后能否到鳳鳴樓二樓的露臺來?就是我第一次見到您的那地方。

  敬愛您的小學妹 敬上」

  這是啥?

  蓓兒一頭霧水的看著課桌上的卡片,此外還有一個小花圈,怒放的鮮花圍著中間幾顆草莓,紅豔欲滴的碩大草莓散發出誘人的香氣,讓人不住的食指大動起來。

  一早到教室就看到桌上出現這玩意,害她嚇了一大跳,旁邊的同學還偷偷瞄著她吃吃笑著。這不會是告白信吧?女校的學妹送學姐告白信?有沒有搞錯啊?

  但也可能是同學們的惡作劇。就在她左思右想,數度想開口問同學,但又不知該如何問起時,上課的鐘聲已經響了起來,她連忙把花圈扔進抽屜,拿出課本。

  「丁蓓兒同學,你轉來我們學校已經一週了,有沒有不習慣的地方呢?」女教師一進教室,并沒直接走上講臺,而是走到她身邊,盈盈含笑招呼,害她不禁緊張起來,全身緊繃的連舌頭也僵硬住。

  「我很、很好,誒,很好。謝謝葛老師的關心。」「那真是太好了。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,要盡量問唷!」女教師扶了扶臉上的金絲邊框眼鏡,滿意的點著頭走上講臺。

  一般的學校老師不會這樣噓寒問暖吧?進這個學校都一週了,還會天天問候的校風,真讓她渾身不自在。

  就算不習慣又怎樣呢?

  父母覺得她在男女合班的學校,不管是動作或是言談上,都被男同學給影響,會變得越來越粗魯,非常害怕她以后會變得不男不女,而特別送她來這邊好好學習。

  這是一所風評很好的女子中學,學生被公認是集了所有女性美德于一身。此外,自創校已來,全校上下,除了不得不必須由男性擔任的部分工友職務外,所有的教職員清一色是女性,好讓學生在純粹的女性氛圍中,自然而然的接受淑女教育。

  由于歷代傳承下來的保守校風,即使連身材婀娜多姿的年輕女教師,也必須穿著極度保守的服裝,幾乎將全身都包裹起來,獨獨露顆頭出來。

  不過好身材總是掩不住的,講臺上的女教師上身穿著高領白襯衫,飽滿鼓脹的雙峰被緊縛著,兩排金釦子隨呼吸一波波起伏,纖細的腰身更加烘托出她胸前的豐腴;然而,下半身卻是及地的深藍色長裙,與時下一般女性的長裙相比,剪裁的方式也是相當復古而懷舊,加上頂著偌大髮髻,讓人不由得懷疑起衣服下面該不會仍穿著手工縫製的鯨魚骨內衣。

  不過,與教師們的服裝截然相反,女學生的制服竟是走俏麗的路線,上衣還好,下半身的裙子不只短得過火,而且還設計地前長后短,彎腰時一不小心白嫩嫩的臀部就會跑出來,若在裙子下穿保險褲的話,樣子會非常邋遢,不過畢竟是純女校,沒有人認為有穿保險褲的必要。剛從別的學校轉來的蓓兒因此非常不習慣這種穿著,不管有沒有彎腰,都會覺得屁股涼颼颼地。

  說起來,她并不是很喜歡這所淑女學校。

  自小就是從男女合班的學校,一路自幼稚園讀到高中,身邊突然少了一堆臭男生,真是讓人難以習慣;此外,對男人婆的她來說,百分百的女校有種病美人的感覺,每個人說話都輕聲細語,一副深怕打擾到人的樣子,行為舉止也是斯斯文文,充滿少女嬌軟柔弱的特質。全校都是婉約美女,害她連打個呵欠都不敢,只有躲到廁所內才能舒舒服服的伸個懶腰。

  乾脆翹課算了!想雖想但她可不敢真的做,萬一女教師跟女同學們圍著她,哭哭啼啼的問「我們是有什幺讓你不滿意的嗎?」,她可真不知該如何回答。

  她第一次從學校廁所出來后,就發覺走廊上的同學都偷偷瞄著她看,在穿衣鏡前已經確認好幾次,她確定自己衣服可沒穿歪穿錯,真不知道她們到底是在看啥!

  等她滿腹疑問的抓了抓頭后,才驚覺自己在這學校中真像個怪物,因為她的頭髮在這些女生看來可真不是普通的短!

  要男人婆的她把頭髮留長,在過去是完全不可能的事,不過一想到每天都要被這些女孩兒像看怪物般的盯著看,她就不禁打起寒顫來。

  講臺上的女教師正用輕輕柔柔的聲音上著課,同學們全認真的看向黑板,沈重的空氣讓人開始昏昏欲睡,蓓兒忍不住偷偷的將花圈從抽屜深處挪出來點,低頭端詳卡片的字。

  這一看差點沒嚇破她的膽,卡片背后畫著一個女孩子,正從樓梯扶手往下溜。這下她知道花是誰送的,心中頓時七上八下起來。

  這是三天前的事了。

  她忍了幾天,好不容易適應半個屁股涼颼颼的制服后,就克制不住頑皮的天性,看到校舍的露天樓梯扶手被擦拭得光可鑒人,剛好又是四下無人之際,她便無法控制的跨坐上去,一路溜下來。

  在女校的樓梯扶手做這種事,莫名的冒險快感讓她特別興奮,加上俯沖的空氣,風一樣不斷翻開短到不能再短的制服裙擺,光裸的大腿肌膚被風吹得好涼快,此外,臀部跟扶手間只隔著一層內褲,那股磨擦力帶來的刺激,更帶給她難以自拔的誘惑力。

  蓓兒滑到一樓后,便一鼓作氣跑到三樓,就這樣直接再一路往下滑,再爬樓梯上去。

  三樓至二樓間有高處墜落的快感,而到了二樓至一樓,會被旁邊的樹木枝葉掃到大腿,那癢癢酥酥的搔癢,還有股間會微微的發熱,那滋味不是言語能形容的,只能一言以蔽之:好好玩!

  就在她玩的正高興時,突然聽見有人倒抽一口氣的聲音,她驚訝得轉頭看去,二樓邊的迴廊上,竟出現一張小臉,正滿臉通紅的望著她,而她剛好跨坐著,自三樓呼嘯往一樓去……她原以為這件事會馬上傳遍校園,自己在女同學眼中,將是男學生一般的噁心生物,但提心吊膽地熬過了一兩天,卻沒人用特別異樣的眼光看她。她知道女生總是會組小圈圈,背地暗暗嘲笑別人,但似乎還沒有異常的變化。就在她放下心中大石頭時,竟收到那個女孩送來的卡片以及鮮花。

  在男女合校只是粗魯的行為,但在女校卻是彌天大罪!

  如果那女孩把事說出去的話,她在這個女校將永無立足之地!

  她不禁用力捏著跟卡片一起送來的花圈,指尖因此沾上熟透的草莓香氣;當她的手放到桌上時,那股味道迅速瀰漫在教室中,就在她發覺指尖沾了草莓汁時,女教師突然咦了一聲。

  「好香的味道,是草莓嗎?」

  下面的女學生也不約而同的說:「真的是草莓的味道呢,好香啊!」接著她們以非常細微的方式騷動起來。

  這些女孩的鼻子未免太敏感了!

  蓓兒在心中吶喊著的同時,女教師翩翩然地走到她身邊,笑盈盈的望著她笑。一看到葛老師那溫柔的笑臉,蓓兒心底就覺得毛毛的,便主動站起來澄清。

  「我早上進教室時,就在我桌上了,我不知道是哪來的。」她小心地將花圈拿出來,但故意將卡片留在抽屜中,免得葛老師對卡片的內容問東問西的。女教師并不打算沒收花圈,微笑著說:「草莓容易壞,你快點將它吃掉好了,特別是現在這幺香,會干擾上課情緒,還是現在就吃掉得好。」蓓兒驚訝之余,捧起花圈打算往外走,女教師叫住她要她在座位吃就好,還要她連著花圈直接吃。

  想到全班都在看著自己,她不禁感到害臊,但這是老師的命令,只好赧紅著臉將花圈拿到嘴邊,對準中心位置,小心翼翼的咬著草莓。

  盛開的花朵圍著中間的草莓,三顆草莓緊密的排成一排,并躲在花瓣下面,要邊用手指撥開花瓣,才能吃到草莓。才剛咬第一口,豐沛的汁液便涌出來,沾得下巴跟嘴唇黏黏的,全身也被草莓香甜的氣味所包圍。

  她捧著花圈,一邊擔心吃相不雅,又煩惱會被草莓汁弄得全身黏呼呼,將整天都沾染了那股氣味,并一邊仔細的舔食著果肉。為了吃得乾凈,她除了輕輕咬啃外,還不時用舌頭捲動果肉,用唇瓣吸吮滿溢的果汁,整張臉都埋在花圈里頭。

  等好不容易吃完了,她才鬆一口氣,放下花圈。

  蓓兒羞澀的抬起頭,巡視全班的同學。不知是不是錯覺,全教室的女孩們似乎都著迷的看著她,好像她方才的動作相當吸引人,呼吸聲因而變得濁重,還有人不自覺的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。

  「這邊沾到了。」站在身旁的葛老師自懷中掏出手帕,沿著蓓兒的下巴輕輕擦拭起來,并用繞圈子的方式緩緩撫向她的嘴唇,柔軟的手帕碰到唇瓣時,有種特別的觸感,蓓兒不禁想要閃躲。

  近距離觀察,年輕的葛老師皮膚相當光滑緊緻,眉毛修得很美,鏡片后的長睫毛輕輕的眨動著,讓蓓兒不由得為此著迷。

  老師不知是擦哪種唇膏,那漾動的唇,似乎也散發草莓果肉般的質感,水嫩香甜,似乎也在引誘人湊上去舔舔看……老師呼吸的溫暖氣流輕輕拂過她的臉頰,似乎也帶有草莓的迷人氣味……「草莓好吃嗎?」「有一點點酸,味道很甜……」沒想到老師會問這種話,蓓兒略微恍忽地回答著。她說話時呼出的氣息仍有濃濃的果香,甜蜜的滋味讓她身體微微發熱,好奇怪的感覺。

  「好了,你可以坐下了。以后若收到草莓,要記得快點吃掉唷!」葛老師溫柔的笑容,似乎愿意原諒任何事,害蓓兒只有滿臉通紅的坐回位子。

  「那繼續上課啰。」女教師輕聲細語的說,并拿起粉筆在黑板上畫起來。

  蓓兒的腦袋瓜仍然一片混亂,為什幺有些同學用羨慕的眼神盯著她看?她覺得自己是被處罰,并丟臉丟到家地,被迫當眾吃下東西,可是大家的態度卻跟過去的學校不一樣,難道這就是傳聞中女校學生陰沈的反應方式?

  男生的話就會哈哈大笑幾聲,笑完就沒事了,但這些女孩欲言又止的表情,反讓人感到毛骨悚然。她好懷念男女合校的爽朗氣氛……早知道就不要轉來這種怪學校!

  好不容易挨到放學時間,蓓兒恨不得一走了之,但想到卡片還有小花圈,她又不得忐忑不安起來。

  那個女孩,知道她滑樓梯扶手的事,可能是要以此向她勒索……可是她卻記不起那個女孩的長相,在她眼中這些女孩兒都長得一模一樣,連女教師們彼此也很相似,畢竟只露出顆頭的打扮,只能靠骨架來認人。

  蓓兒照著約定來到鳳鳴樓二樓,她沒比這時候更喜愛邊上課邊挖鼻孔的男老師,還有常表演肚臍抽煙的大肚男、喜歡翻女生裙子的男學生,在以前的學校不管做什幺事,大家都很直接的嘲笑挖苦,扯著嗓子大吼大叫。

  還是想辦法轉回原來的學校好了!

  不管是被知道秘密的人勒索,或是成為女校師生眼中的外星人,那種不舒服的感覺,是難以用言語形容的。越是煩惱,心情也越來越糟。

  「蓓兒學姐,好高興你愿意過來與我見面……」二樓的露臺轉角站著一個女學生,甜甜地微笑著在等待她。

  從制服看應該是初中部的學妹。熬了幾天,蓓兒已經分辨得出高中部與初中部在制服上的差異,但是,一樣是高中部同班級的女學生,制服上的鈕釦卻不盡相同,銀亮的釦子上的花樣大約有兩種,她還不清楚這有什幺差別。

  蓓兒雙眼瞪大想分辨這女孩的特徵。她有著一頭又細又軟的褐色捲髮,用髮夾子夾成兩邊,細滑的白皙肌膚上,雖然有幾點淺淺的雀斑,但當一剪水眸輕盈眨動時,小雀斑便會消融無蹤。

  這是一個多幺可愛小巧的女孩子,有點像布娃娃般,全身軟綿綿地,讓人忍不住想伸出手摸一摸,或是直接抱在懷里。

  那天,目擊到自己溜扶手的,就是她嗎?

  蓓兒無法肯定,就在她左思右想,雙眼睜得大大看著人時,學妹突然紅著臉,輕聲問:「學姐,我有做錯什幺嗎?」「這個花,還有卡片──」蓓兒拿起卡片,說:「草莓老師要我吃掉了,請問、嗯,就是……」女孩欣喜的嘆道:「你吃掉了?喜不喜歡?」看女孩雙眼發光的樣子,實在說不出不喜歡的答案,蓓兒連忙轉移焦點,問:「為什幺要送花給我?」女孩靦腆的紅著臉,扭捏好一會才用又輕又細的聲音回答:「因為我好喜歡、好喜歡學姐啊……這叫我該怎幺說呢?」啥啊?

  蓓兒茫然的搔搔頭,翻過卡片,問:「那這圖案又是什幺意思?」學妹羞怯地垂下頭,絞扭自己的纖纖細指,吞吞吐吐的回答:「就那天嘛,我剛好在這邊看到學姐你……你正坐在樓梯的扶手上,我……」沒錯!就是她!果然是她!殺了她滅口!

  蓓兒情急之下,緊張的抓住女孩的手臂,粗暴的大聲喝問:「你有沒有告訴別人這件事?」「沒、沒有……」就在蓓兒鬆一口氣的時候,女孩發出啜泣般的喘氣聲,哀求道:「學姐,你抓得我好痛……」蓓兒正要放手,準備道歉時,女孩卻像洩了氣的娃娃般,整個軟倒在蓓兒的懷里。

  「你怎幺了?」

  「學姐……」女孩依偎在蓓兒胸前,以細微的聲音喃語:「你身體好香喔……」蓓兒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,差點把人狠狠推開,不過一想到自己有把柄落在她手中,只得隱忍下來,乾笑幾聲。

  明明是一身臭汗,哪會香啊?一定是反諷她全身發臭,可是,學妹卻彷彿很入迷的繼續在她身上輕蹭不停,好像她真有多香。同樣的,她也聞到學妹身上的氣味,那是一股甜甜的,又細又柔的氣息,使人想要一聞再聞。女校學生果然連汗味都比別校的女孩香。

  「學姐,我可不可以摸摸你?」

  「隨、隨便啦!」

  女孩輕快的眨動水眸,露出淺淺的笑意,隨即伸手撫摸蓓兒的下巴。滑潤的柔荑滑過臉頰,在敏感的唇瓣上打轉著,草莓般的果香瞬間騷動起嗅覺,學妹手指摸到的地方,觸覺似乎比平時更加敏銳,而且有股熱烘烘的錯覺……「學姐,我真的好喜歡你……真的、真的好喜歡你……你討厭我嗎?」學妹的盈盈雙瞳閃爍著淚光,粉嫩的雙唇也微微顫抖,好像是在懇求似的,抬著小臉凝視著蓓兒。那嬌弱的模樣使蓓兒也不禁心跳加快。

  「我不知道……」

  「學姐……」女孩眼中的淚光彷彿即將溢出,她緩緩閉起雙眸,粉嫩的面孔湊近蓓兒。

  蓓兒從沒想過會被同性親吻,當柔嫩的唇碰觸到她的嘴唇時,一股莫名的熱意自兩人接觸的地方擴散開來,她不禁怔住無法動彈。

  看學姐沒有抗拒,學妹的唇輕輕歙合,吸吮起蓓兒的豐唇,靈巧的舌尖也開始在唇上打轉著,不時輕挑唇瓣,一點一點的撬開蓓兒的牙關。

  這是多幺新奇的感覺啊,嘴唇四周的觸覺比平時進餐時更加敏感,好像連鎖反應般,沒被碰觸的地方也有一股熱潮襲過,特別是柔軟有彈性的舌肉,在口中滑動時竟掀起一波波的浪潮,讓蓓兒整個嘴頓時變得麻麻酥酥,舌尖與唇瓣也不禁隨之蠕動,回應起學妹的吮舔。

  學妹的手順著蓓兒的腰身移動,兜著圈子來到她結實的胸脯,指尖忽快忽慢的繞著兩座小山峰打起轉來,最后滑嫩的手掌隔著上衣,輕輕的撫摸撩動已經硬挺的頂端。

  「學姐……」

  「嗯哼……」蓓兒喘著氣,完全說不出話來,她不知道發生了什幺事,只覺得身體好熱,好想快點把衣服脫掉,剩余的理智雖然告訴她不該這樣做,可是卻沒告訴她這時應該如何處理。

  「學姐……這邊就是你溜扶手的地方吧?」學妹的手不知什幺時候來到大腿上,細長的手指順著飽滿的大腿,滑進了裙子底下,在蓓兒大腿根部來回游移,逐漸朝私密的細縫前進。

  「你跨坐在扶手上的模樣,真的好美唷,我最喜歡你往下俯沖時,裙子翻起來那一瞬間……就是這里吧,你滑扶手的地方……」學妹的手像帶有魔力,點燃所觸碰的每個地方,蓓兒覺得自己將要無法呼吸,只能無助的發出呻吟及喘息,腰部以下的地方像是被電到一般,整個癱軟無力。

  「啊,已經濕了。」學妹興奮的加速磨擦蓓兒的內褲,輕輕按壓神秘的嫩芽,讓蓓兒雙腿不停地顫抖,完全使不上力,整個人眼看就要倒到學妹身上。

  學妹適時放緩揉搓的速度與力道,扶著蓓兒靠著墻壁坐下,之后指尖像跳舞般的躍動,飛快的在蓓兒私密處彈弄撫撥,讓蓓兒的雙腿不時張開又夾緊、夾緊又張開,身體無法控制的扭動起來。

  「學姐,你真的好可愛!」

  學妹輕嘆一口氣,柔軟濕潤的嘴唇回到蓓兒的唇上,吸舔一會后,就開始輕啃敏感的頸項,不時含住軟嫩的耳垂,還用舌尖輕快的彈動它。

  完全無法喪失思考能力,蓓兒覺得全身像是被羽毛拂拭,又癢又熱的,整個身體都跟著酥麻透頂,連雙眸也逐漸迷濛失焦。

  已經濕透的內褲不知何時被褪下……鬆鬆的掛在一邊的腳踝上。

  「我最喜歡學姐了,學姐你也喜歡我嗎?」

  蓓兒失神的舉起手,摸著學妹淺色的捲髮,回答:「你像娃娃一樣可愛……」「好高興唷!」學妹伸手將蓓兒胸前的釦子解開,將胸罩推到乳房上面,低下頭啃咬起立起的乳尖,那難以言喻的快感讓蓓兒又是一陣無意義的輕哼,身體隨著學妹的動作微微的搖擺。

  雙腿間不停發出濕漉漉的摩擦聲,身體越來越熱,潔白的雙腿不知不覺越張越開……猛地一波高潮閃電般落在全身每個細胞,致命的快感劈哩啪啦地在神經間竄動,她根本無法感覺出學妹的手是落在身體的何處,只知道自己的身體正不斷在燃燒……熱度升到極點后,慢慢往下滑,她也想要讓學妹也有一樣的快樂。

  但蓓兒不知該如何回應,只好有樣學樣的摟住學妹,輕咬起嫩透的耳垂,等學妹全身鬆軟下來,她的手也順著前長后短的裙擺,撫弄起學妹的臀部。

  「嗯嗯嗯……學姐在摸我那邊……好難為情啊……」蓓兒讓學妹靠坐在懷里,一手不停揉動學妹小巧的胸部,一手在大腿上游移,當指尖要碰到內褲邊緣時,學妹突然扭動身體抗拒蓓兒的攻擊。

  「我可以先脫內褲嗎?」

  學妹喘著氣跪起身體,動手將內褲脫下,內褲上閃爍濕濡的光澤,也落到一邊的腳踝上。

  「學姐,拜託不要討厭我唷……」學妹沒來由的哽咽,暫抖的小肩膀讓蓓兒不禁心軟,柔聲說:「我不會討厭你的。」學妹的小臉整個紅通通的,垂著頭,慢慢的拉起自己的裙子前緣……蓓兒從沒看過那幺粉嫩、可愛的小東西,頓時屏住氣息凝視。

  吹彈可破的小肉莖頂端,一粒晶瑩的露珠正巍巍顫顫的自開口處滴垂下來,潔凈無毛的小肉莖以垂直的角度翹立著,在燈光下,隱約看得到血液奔騰的血管,還隨著學妹的抽搭,不停輕微的晃動。

  「我是真的很喜歡學姐……你愿不愿意摸摸我?」蓓兒小心的探手摸去,肉莖的表面相當柔軟光滑,讓她不忍釋手,還動手輕輕拂弄起下方兩個小肉球。

  學妹輕聲的呻吟起來,隨蓓兒的動作不時倒抽一口氣,如泣如訴的聲音像是得到莫大的快感,讓蓓兒的雙手動作更加順暢,不停刺激學妹的敏感處。

  「啊啊啊……」學妹猛地喘氣,腰部一陣痙攣,白嘩嘩的熱液轉眼噴了出來,灑得蓓兒滿臉。

  「我不是故意的……對不起,學姐……」學妹低下身體,用舌頭輕舔愣住的蓓兒臉頰,兩人的氣息再度揉合在一起……「啊呀?你們這是在做什幺?」驀地自背后傳來聲音,蓓兒慌亂的忙掩住自己的胸口,葛老師竟然就站在背后,訝異的看著她們。她當場羞得無地自容,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眼前的狀況。

  「這幺說,花是你送的啰?」葛老師突然輕笑起來,一臉了解的表情對學妹說:「可惜你沒看到,丁蓓兒同學在課堂上吃著草莓的模樣,班上有好幾個同學因此迷上她了呢!」「唉呀,討厭,蓓兒學姐是我的!」學妹摟住完全搞不清狀況的蓓兒,并再次動手玩弄起她的乳尖,蓓兒不禁又輕哼起來。

  老師正在看著她,她卻不知羞恥的持續發出這種聲音……好丟臉唷……而且張開的雙腿間,又流出濕濕的熱意,剛好就面對著老師的視線……葛老師跪了下來,說:「不排斥讓我也一塊玩吧?」說完,便趴跪在蓓兒雙腿間,高高的鼻尖恰巧頂住鼓脹的小嫩芽,靈巧的舌尖跟唇瓣則吸吮起肥厚的花瓣。老師臉上的眼鏡,不斷觸碰到大腿肉,堅硬的質感在腿肉上磨擦著,形成特殊的感受。

  不管是怎樣,這感覺好舒服啊……蓓兒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輕盈,好像在夜間的空氣中飄浮,一股股的熱意不斷推動她,讓她飛上至高的天際……「蓓兒學姐……」學妹柔聲的喚醒她后,她仍無法回過神。像是暈車一般的頭腦,好像看到葛老師正鬆開胸前的雙排釦,露出豐滿碩大的白嫩。此外,老師捧起一只柔軟到不行的乳肉,啃咬起自己的乳尖……老師細長的手指還陷在顫動的乳肉間呢!

  葛老師動手解下身上的長裙,兩條筆直的美腿剔透得難以挑剔,唯一有點瑕疵的是,修剪完美的濃密細毛間,有一根粗長的紅色肉棒聳立著。

  好奇怪呀……蓓兒揉柔眼睛,確定自己沒看錯,學妹自后方環抱住她,貼在她耳際輕聲說道:「老師的身材好好呢,有沒有很羨慕呢?」「丁蓓兒同學,不用緊張,一點都不會痛的。根據本校長久以來的傳統,我們不會你受傷、見紅的,畢竟這里是純潔校園。放輕鬆,這就當做是歡迎你加入本校的慶祝吧!」葛老師吐氣如蘭的說完后,和學妹合力讓蓓兒跪趴在地,學妹一邊挑動揉捏蓓兒裸露的乳尖,一邊扭著細腰,讓自己的小肉莖在蓓兒的下巴磨擦。滾燙的肉莖不斷刺激濕潤的雙唇,蓓兒索性吸進口中,含在嘴里,用舌尖舔食小開口淌出的汁液。

  「啊……學姐在舔我那里……嗯嗯、那邊好熱快要融化了……」葛老師也跪在地上,不停用靈活的舌頭舔吻蓓兒的花唇,還不時掃進緊縮的菊瓣,舌尖輕快的在入口轉動,讓蓓兒幾乎要因此失神,唾液無法控制的自嘴角流出。

  一會后,葛老師搓揉自己粗長的肉棒,開始在蓓兒濕濡的股間滑動,火熱粗長的觸感使蓓兒不禁感到恐懼,肌肉因此僵硬緊繃起來。

  「不用擔心,很舒服的唷!」葛老師雙手捧住蓓兒的臀部,輕吹了幾口氣讓蓓兒逐漸放鬆,才將柔軟的柔肉擠到中間,剛好夾住粗長肉棒,之后便由慢而快地,讓肉棒順著潮濕峽谷滑行,開始瘋狂的搖擺起她的豐臀,讓肉棒在緊密的柔肉中激烈的摩擦……「啊啊啊……這是……呀、啊……好奇怪的感覺……嗚……」蓓兒放開嗓子的盡情呻吟,老師的肉棒動得比滑樓梯扶手還快,幾乎要燒起來的炙燙著她的股間,快速的磨擦讓青澀的花瓣不斷被擠弄變型,峽谷中的泉水源源不絕的涌出,發出清晰的嘰啾聲,濕淋淋的感覺順著大腿內側滑落到地板上。

  老師肉棒頂端的冠狀物也一次次戳弄敏感的小嫩芽,引爆體內一次次閃電般的沖擊,學妹仍用力擰捏胸前的玉乳,害蓓兒嬌軀只能無助的不斷抽搐……三個人不約而同的在同一瞬間奔向高峰,蓓兒貪婪地吸吮學妹噴出的黏稠汁液,臀部無意識的不停聳動搖晃。有生以來,她第一次感覺到如此快樂……「丁蓓兒同學,你是否已經喜歡我們這個學校了嗎?」葛老師和藹溫柔地撫摸她的臉頰,蓓兒正準備扣好衣服的釦子,這時她已經完全打消再次轉學的打算了。

  「只怕學校不喜歡我這種粗魯的女學生,呵呵。不過我會盡力學習成為一個淑女。」蓓兒苦笑著。

  當學妹和老師整理好服裝,她才了解學校裙子的設計緣由,學妹的小肉莖恰好能讓較長的裙擺前緣遮掩住,老師粗長的肉棒也不會在貼身的裙子中突出來。

  讓人難以想像的是,雖然學校是以充滿百分百女性特質聞名,但學校中竟約有三分之一的師生都不是真正的女性,連葛老師跟學妹這樣的人都能順利地,毫不起眼的融入在女校之中,讓男人婆蓓兒也感到汗顏……葛老師給了蓓兒兩粒上衣的銀鈕扣,并且解釋說,依女學生的性向,有百合與郁金香兩種不同的浮雕圖案,同校的學姐妹只要看一眼就能彼此了解,方便締結良好的學姐妹情誼,當然,在老師的上衣金鈕釦也有相同的浮雕,全校師生都有著比親姐妹還親的情感。

  「我們學校就像一個溫馨大家庭,大家都是好姐妹,歡迎你加入我們學校,丁蓓兒同學。」端莊美麗的葛老師親切地說著。

  【完】